网站首页 >> 【风雨五十载 智造兴万江】听老钟说说万江的故事——工程连

【风雨五十载 智造兴万江】听老钟说说万江的故事——工程连

发布日期:2016-03-11    来源:贵阳万江航空机电有限公司    阅读:1787次   [字体: ]

 

 

 

工程连

 

 

入厂学习过程中才逐渐了解到,当时我国跟苏联关系很紧张,不久前在黑龙江珍宝岛还打过一仗。根据国家规划,军工企业采取大分散、小集中的原则,将航空业从大城市拆分至山区。这就是所谓大三线(大城市里的军工叫一线,至今我都不知道二线在哪,反正我们这叫做三线)。听说毛主席对三线建设很是关注,一天不建设好,他老人家连觉都睡不着。你想想看,我们这些热血青年还能坐得住吗?

几天的集中学习后我们全部被分派到工程连进行岗前实习,期限半年。工程连就是干基建(要是现在的话得叫基建科或者工程队),基建就是盖房子。那时候全厂的各单位都按军队的习惯来命名,就连工厂的一把手都是军人,文革时期军工单位都实行军事管制。

厂里那时还没多少人,加上我们贵阳学员一百多总共也就是七百吧,除我们贵阳学员外,其他早来的人几乎都来自兰州一三五(万里)厂,1971年以后才陆续又有兴平一一五,遵义三一五等地支援的技术人员和一大批复原军人,其中还有三十多个大学生。

已经有的房子,主要是厂房,那时的原则是先生产、后生活,所以先有厂房,厂房都建在一道沟,二道沟,三道沟,四道沟,那是由国家建筑公司承建的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打通了一个比铁路隧道还大的山洞,说是将来要把机器搬进去(其实直到万江迁贵阳,那个山洞也只当基建仓库用),有老师傅说可以防核弹呢。建好的厂房已经有一部分开工了,刚来的几天里我们参观了正在“抓革命、促生产”的场面,厂房里的味道对于我们这帮曾经的农民来说,机油味道比知青点的牛粪好多了,尤其是那乳化冷却液的味道真的很香哦,反正我喜欢,以至于我今后再这样的环境里一直到退休这是后话。还是来讲讲盖房子的事吧。

一直到七十年代末,我们万江住人的房子几乎全是工程连盖的,我们到来之前,工程连没几个人,仅仅有几个年长的泥瓦工带领当地民工盖起了十多栋小平房了,不过仅仅是一居民点有几栋房子而已,其余两个居民点几乎没有房子。那里的房子正等着我们工程连新来的生力军去盖呢。

1973年新品试制车间人员合影

 

 

1970年的冬天非常寒冷,但是挡不住我们的热情。刚开始的时候,不会做泥瓦匠的活,那就抬砖、扛水泥、搅灰浆,像我这样的小个子,50公斤一袋的水泥也只需左胳膊夹一个,右胳膊夹一个,行走在脚手架上如履平地。慢慢地我们也学会了砌砖墙、打地坪等基础泥瓦工的操作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的工作真的很苦,苦的不是白天八小时高强度的体力活,也不是晚餐后还要加班干到夜里十一点才休息,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,只要吃饱了,累一点没啥,睡一觉起来又精神抖擞了。唯一令人沮丧的是这里的冬天洗衣服,衣服脏得实在不好意思穿了才洗,自来水来自高潮水库,冬天的水冰得直透骨髓。不少哥们的衣服都结起了水泥块还懒得洗,“洗它干啥?就这么穿还能挡风呢”一哥们潇洒说道。这叫什么精神,当初我们把这称为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。晚上洗脚睡觉的时候,脏兮兮的双脚面对一盆透心凉的水,我们十几个哥们约好了咬牙闭眼喊一声:踩进去!踩进去了,坚持十秒、三十秒内快速洗去泥巴、擦干、脱衣、钻进被窝,一气呵成,呵呵。和凉水比起来,冰凉的被窝也算是春天般温暖了,只消五分钟,一干人马睡得跟死猪一样。

从厂区到家属区,没有一条现在意义上的道路。一周不下雨,所有的路都是“扬灰”(洋灰——水泥的别称)路,下雨天全是“水泥”(雨水和稀泥)路,我们多想拥有一双长筒水胶鞋呀,那就可以乱踩了。可是我们不能乱踩,因为穿的是解放鞋(简易型军用帆布球鞋),湿了没换的,就是有换的,洗了也来不及晾干。

在工程连上班,每天早晨的“天天读”是必须进行的。最怕的是这个,天天读是啥?现在来说就是开班前早会,时间半小时。每个人都要发言,要谈自己的工作体会,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体会,又是还要发表对当前文革形式的观点、看法什么的等等。文革时期嘛,那是司空见惯的事。可是我们这帮十几岁的小孩子懂什么?以前当知青的时候哪有这些事呀。其实说说调皮话闲扯什么的我们倒是都很在行。但这种场合不敢乱说哦,说错话会摊上大事哦。有那么几个老技术员(其实那时候他们也就三十几岁)就是因此被安排在工程连强制劳动改造。

这些人中我记得有一位叫张国庆的人,他是西安航校电机电器专业毕业的,劳动中和他聊起来,感觉是一个很不错的人。现在想起来主要是,因为没人敢理他而寂寞难耐,见我们有别于那些正统的老工人,所以跟我们聊起了工厂的机电产品,用于那种飞机,飞机的那个部位,功用是啥等等,我们听得津津有味。只要一有机会纠缠着他聊工厂的产品技术等,越听越想早早结束工程连实习。

早春三月了,这里依然春寒料峭,主要是将军山还戴着帽,下雨一定起泡。幸好我们修的石子路不再像入冬时那么泥泞,走在上面也不再吧唧、吧唧的了。那样路经过一个冬春的奋战,整整八个月的泥瓦匠工作,我们盖起三居民点二十几栋家属住房。我们当中有不少人已经可以当师傅带领民工们独立盖房子。我们下车间后,这些民工们继续盖房子、修路。厂里的正式职工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整天泡砖头瓦块哦,干产品要紧。

 

(未完待续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推荐专题